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邮箱:xxbzhzx@163.com
电话:0317-4665017
 
红色旅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旅游 >
高纪庄突围的纪念—瞻仰本斋纪念园有感 | 端庄·游记
2017-08-08 15:49:07
创 2017-08-07 苏堤春晓 端庄文艺

 
        编辑语:本文为作者所写瞻仰本斋纪念园有感系列,原文分为五部分,此处全部刊发,以飨读者。感谢本文作者提供稿件。
 
 

1血战千顷洼的旧址

 
        利用五一假期,返回我曾经插队的河北省阜城县,并专门去参观“本斋纪念园”。
        本斋纪念园位于县城东南郊约10公里处的密林深处,是为了缅怀民族抗日英雄马本斋的抗日功绩和阜城其他革命烈士而建立的公益性公园。这里也是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纪血战千顷洼的旧址。
 
        这是纪念园的正门。
 

 
        门楣上匾额的题词是马本斋之子马国超将军的墨宝。
 

 
        这是纪念园的门口向游客展示的纪念园全景及参观路线图。
 

 
        这尊纪念碑位于纪念园的中区,碑体高19.45米,寓意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碑体的背面是阜城县政府2014年题写的碑记。
 

 
        碑座的四壁各有一幅汉白玉的浮雕,介绍马本斋及其所领导的回民支队在抗日战争中的硕硕战功。
 
        这是正面的浮雕。
 

 
        下面三幅分别是东、北、西三个方向的浮雕。
 



 
        纪念碑北侧是烈士英明录墙。墙的前面是一座由七根柱子支撑的圆环形建筑。
 

 
        英明录墙上镌刻着为国捐躯的阜城籍烈士的姓名。
 

 
        英明录墙上专门有一块区域篆刻着在血战千顷洼中牺牲的回民支队战士姓名。
 

 
        园内的纪念馆记载着1942年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在这里奋勇抗击日军、突破铁壁合围的英勇事迹。
 
 

2高纪庄突围的纪念

 
        高纪庄突围战纪念馆座落在本斋纪念园中区东北角,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
 

 
        这是马本斋之子马国超为纪念馆题写的匾额。
 

 
        纪念馆展示的实物和图片全面介绍了民族英雄马本斋建立回民支队的历程及其在抗日战争中的丰功伟绩。
 
        马本斋,河北省献县人,贫民出身,家中排行第二。他11岁进入私塾读书,两年后因家境贫困辍学。1921年马本斋加入了张作霖的奉军,在东北讲武堂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逐渐成为一名有经验的军人。1935年,马本斋出于对时局的失望而退役返回家乡。
 
        1937年,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马本斋的家乡多次遭到日军的侵袭。日寇的暴行激起了马本斋满腔怒火。他组织起本村60多个回族青年保卫家乡。他们拿着土枪土炮,大刀长矛,与日寇展开殊死的抗争。此后,这支队伍不断扩大。部队规模到千余人时,马本斋正式打出了“回民抗日义勇队”的旗号。1938年,马本斋率部参加了八路军,被命名为“八路军回民支队”,马本斋任支队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回民支队成为冀中平原上一支骁勇善战的野战部队。
 
        这是身着八路军军装的马本斋塑像。
 

 
        这是回民支队队歌的歌词。
 

 
        这是回民支队曾经使用过的简陋武器。
 



 
        八路军对回民支队采用灵活和务实的管理方法,高度尊重回族的风俗习惯。部队聘请阿訇,向士兵提供宗教服务,包括布道、礼拜、宰牲和葬礼。
 

 
        在战争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回族战士可以到清真寺做礼拜;战前,阿訇要求参战士兵“洗大”、“小净。
 

 
        战斗胜利后,回民支队都要做“油香”(一种回族面食)以示庆祝。
 

 
        对于在战争中牺牲的回族战士,按照伊斯兰的教规为其举行遗体安葬仪式。
 

 
        1942年春,侵华日军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阴谋。为了掩护冀中军区机关转移,马本斋指挥回民支队攻打泊头和交河,有效牵制了敌军的扫荡主力,为冀中军区顺利转移太行山根据地提供了时间;但回民支队却陷入了敌人“铁壁合围”的包围圈。三千人的回民支队面对近十万人的敌军包围。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直接开战将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为了避免与敌人正面遭遇,马本斋率部急行军至千顷洼。那里是历史上黄河决口改道冲刷成一片洼地,洼内的土地都是经洪水沉淀的沙化土壤,稍有微风便风烟滚滚,铺天盖地。马本斋将3千多人的回民支队部署在洼地东南角的纪庄和高庄,准备伺机突围。通晓气候变化的马本斋发现大风将至的征兆,从而将突围时间定在黎明前。他安排少量部队向东边与敌军交战,吸引敌方的主力;回民支队可借助风沙掩护向西突出重围。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凌晨时分,大风席卷着千顷洼里的沙土滚滚而来,遮天蔽日。回民支队的小分队在高庄、纪庄附近与敌军激烈交战;回民支队主力在沙尘天然屏障的掩护下,突破敌军层层包围圈,越过景阜公路,挺进深南根据地。
 
        这是回民支队千顷洼战斗示意图,图中两个绿色的圆形分别是高庄和纪庄。
 

 
        突围三天以后,马本斋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带领部队重返高纪庄,按照穆斯林的礼节,重新埋葬牺牲的88位官兵。
 
        这场突围战,回民支队牺牲了88名战士,击毙击伤日伪军430多人,击退了数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千顷洼突围战作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典型案例,编入延安抗大教材。
 
        2014年,阜城县委县政府与影视制作公司合作,拍摄电影《血战千顷洼》。电影以回民支队千顷洼突围战为历史背景,生动再现了一代抗日名将马本斋将军骁勇善战的军事才能,热情讴歌了回民支队全体指战员舍小家顾大家的爱国主义精神。
 
        由于高纪庄突围成功是千顷洼战役获胜的关键,阜城县政府在本斋纪念园中专门开设了“高纪庄突围战纪念馆”,作为对马本斋、对回民支队、对千顷洼之战的永远的纪念。
 
        作战示意图中那些熟悉的地名:阜城、漫河、泊头、滏阳河、……,提醒每一位参观者,在这些地方,回民支队的官兵们为了保家卫国,奉献了他们的鲜血和生命。
 
 

3回忆我认识的抗日堡垒户

 
        “阜城县革命历史纪念馆”位于本斋纪念园中区的西北角,与“高纪庄突围战纪念馆”遥相呼应。
 

 
        这是纪念馆门厅处的雕塑群像。
 

 
        纪念馆通过文字、图片、实物系统地介绍了中共阜城县第一个支部的建立、抗日战争中遭受日寇侵略、创建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支援前线部队作战等重要史实。
 
        在各种各类展品中,有一张“阜城县抗战时期堡垒户登记表”。
 

 
        小时候,在小说《敌后武工队》、《平原枪声》、《大刀记》里,都看到过“堡垒户”的说法,并且大致知道,“堡垒户”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斗争环境极端残酷的情况下,敌占领区的农民群众为八路军干部和伤病员提供保护的住房关系户。八路军、游击队的干部在敌占领区开展工作就时,就住在堡垒户家中。堡垒户不仅为八路军提供食宿,还承担了敌人突袭时保护八路军官兵的责任。小说中介绍了不少堡垒户舍生忘死保护八路军的故事。
 
        登记表当中第六行的文引起了我的注意:米素珍,党员,阜城县砖门公社丁庄。
 

 
        丁庄是我插队的那个村庄。米素珍这个名字引起了我的回忆。
 
        1969年春天,我们到村里不长时间。生产队开大会时,一位头发花白、行动不便的大娘(后来知道,她那时刚五十岁出头)拄着拐棍进入会场。别的老乡告诉我说,这是魏素珍,解放前是妇救会主任,吃了不少苦,坐下了病,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劳动,家里就靠她儿子一个人干活,生活比较困难。这位魏大娘很厚道,对我们这些人生地不熟的知青也是关照有加。和她接触多了,我才知道,她的名字不是“魏素珍”,而是“未素珍”,村里很多人不识字,“魏”“未”不分。她还告诉我,有一次村里文书写字比较潦草,将“未”字写的象“米”字,所以也有人以为她的名字是“米素珍”。好在村子不大,晚辈们都称呼她大娘、奶奶,对她娘家的姓氏也不太在意了。现在看起来,阜城县在统计堡垒户的名字时,也犯了和文书相同的错误。
 
        没有想到,我在“阜城县抗战时期堡垒户登记表”中看到“米素珍”这个熟悉的名字, 当年这让我想起那位大娘慈祥的笑容、朴实的话语。没有想到,她那么瘦弱的身体,在抗日战争中任劳任怨地为八路军做饭洗衣,站岗放哨。更没有想到,她在担任堡垒户的劳作中积劳成疾,失去了健康和劳动能力,晚年没有得到任何的补偿,她对此无怨无悔,不改初衷。
 
        未素珍大娘已去世多年。如果仍然健在,作为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人员,也许会多少得到一些政府的补贴。
 
 

4一诺千钧的两代义务守墓人

 
        高纪庄突围战纪念馆的展品中,有一块题名为“义守英灵”的展板。
 

 
        展板向参观游客讲述了一个父子两代信守承诺,70余年守护烈士英灵的动人事迹。
 
        1942年6月2日凌晨,回民支队长途跋涉达到高庄、纪庄。时任纪庄村村长的王梦北,立即组织村民为部队送水、做饭。上午9时,战斗打响,王梦北做向导,帮助回民支队突围。
 
        突围战结束后,王梦北含泪组织村民,就地掩埋了战斗中为国捐躯的88位烈士。3天后,他和乡亲们配合返回纪庄的马本斋司令,按照回族宗教礼仪重新埋葬了88位烈士遗体。为了防备丧心病狂的日军将被埋葬烈士的遗骨掘坟示众,王梦北当面向马本斋郑重承诺:“誓死看护陵园”。
 
        此后的半个世纪,王梦北用他的一生来履行这句承诺。他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为烈士陵园清理砂石杂草、擦拭墓碑、清扫墓园,为前来瞻仰的学生和群众讲述回民支队的英雄事迹。
 
        王梦北的言行深深感染了儿子王志杰。他经常对儿子说,“这些回族兄弟是为了打鬼子、为了解咱解放牺牲在这儿的,咱啥时候也不能忘了他们。”1979年王梦北罹患重病,行动不便,王志杰主动陪同父亲守护烈士陵园。1993年,80岁的王梦北在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守墓的使命,他叮嘱儿子王志杰要照顾好这片墓地,让这些为国捐躯的英雄英灵有依。王志杰义无反顾地担起了守护烈士英灵的重任。
 
        陵园中埋葬88位烈士,牺牲时多是年轻人,最大的30岁,最小的才13岁,很多都没有留下姓名、籍贯等信息。王志杰守护烈士陵园的同时在萌生了一个想法。他说,“我想为烈士寻亲,他们应该有姓名、有原籍,他们不应该被历史遗忘。”为此,年近花甲的王志杰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寻亲之旅”。经过不懈的努力,他辛苦付出得到了回报。88位烈士中,已经有46位确定了姓名和原籍,16位确定了姓名,还有26名待确认。王志杰做这件事的目的很简单,也很伟大:“人们能记住英雄,这是我最感动的事儿。”
 
        王志杰父子信守承诺、义务守墓的感人事迹先后被新华社、人民网、河北日报、衡水日报等多家报社和网站报道,而且走进央视,感动了无数人,激发了人们的爱国热情。
 
        在纪念园的大门口,我们向门卫打听王志杰的现状。没有想到,那位门卫就是王志杰本人。我告诉他,我是曾经在阜城插队的知青,这次是从天津来的。他说,难得你们知青还记挂着阜城,还专门来到这里来看看。
 
        这是我与王志杰的合影。
 

 
        王志杰地送给我一本他父亲口述、他撰文整理的《八路军、冀中军区回民支队高纪庄突围作战亲历记》。
 

 
        王志杰认真地在扉页上签字,落款是:“二代义务守墓人”。
 

 
 

5回民支队烈士纪念碑

 
        1969年1月12日,我和百余名中学同学到河北省阜城插队。记得是当年8月份(不确定)县知青办在县城召开知青工作会议。会议中的一项日程是安排我们这些与会知青祭扫回民支队烈士墓园。由于是47年前的事情,祭扫过程中的细节都没印象了,只记得烈士墓园有一块纪念碑,碑文记录了回民支队血战千顷洼的英雄事迹。
 
        这次瞻仰本斋纪念园,开始没有看到那块纪念碑,我以为被拆掉了,或者这个纪念园不是我们祭扫过的那个墓园。上篇博文提到,我们在大门口偶遇义务守墓人王志杰;经他指点我才知道,原来的回民支队烈士墓园就是在这里,是纪念园的东区,那块碑也还在。
 
        我们又从大门口走到纪念园东区,再次看到了那尊纪念碑。这是碑的正面。
 

 
        这是石碑背面的碑文。为了将碑文拍的清楚一些,分成两张拍照。
 


 
        碑文的落款是“阜城县革命委员会”,这个明显带有文革标记的机构早已不复存在。但是碑文记录的历史并未因此而被世人所遗忘。感谢阜城县政府,保留了这块石碑,保留了石碑的落款。回民支队千顷洼反围剿战斗是历史,曾经的“阜城县革命委员会”也是历史。 
 
        纪念碑所在的碑亭有五个角,如果从空中俯瞰,应该呈五角星形。
 

 
        碑亭的北边是回民支队烈士的墓地。这些坟墓都没有墓碑,不知道墓中烈士的家乡在哪里?他们的亲人是否知道他们血洒千顷的壮举?
 

 
        看到这些无名的坟墓,我对王志杰为烈士寻亲的行为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和感动:让烈士魂归故里、叶落归根,是对抗日精神的传承、是砥砺前行的坚守,是功德无量的善举。
 
                                                                                     本期编辑:子清



返回列表
上一条:献县马本斋烈士纪念馆红色景区成“全国经典”
下一条:最后一页
首页  |   领导致词  |   乡镇概况  |   工作动态  |   经济发展  |   社会发展  |   民族风情  |   红色旅游  |   将军风采  |   组织史  |  

版权所有 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www.benzhai.gov.cn
邮箱:xxbzhzx@163.com  固定电话:0317-466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