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邮箱:xxbzhzx@163.com
电话:0317-4665017
 
将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将军风采 >
【河北作家】王小丫 | 我的乡亲马本斋
2017-08-08 10:47:51
 2017-08-04 王小丫 聚力阅读

                                我的乡亲马本斋

 

 

前言

      在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史上,无数的英雄儿女为了保家卫国而贡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内中有一位回族抗日英雄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我的乡亲——名满天下的回民支队司令员马本斋。

      在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民族英雄马本斋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我们六十万献县人民共同的骄傲和传奇。

——王小丫

01
     一九零二年大年初三的早上,初升的红日照在被瑞雪覆盖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冀中平原上,霞光四溅,分外好看,一声响亮的啼哭伴着这轮鲜红的朝阳一起来到了人间。从此,献县东辛庄贫苦回回马永长和他妻子白文冠家的土炕上就多了他们的第二个儿子。马永长喜颠颠请来了清真寺的阿訇,阿訇给这个健壮的小婴儿起了个吉祥的经名:尤素夫·马本斋,字守清。
 
 
 

 

      献县东辛庄是冀中平原上一个较大的回族聚居村。相传许多许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天灾,携家带口一路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东行而来,最后在献县境内被宽阔的子牙河拦住了去路。按照当时的“王法”,穷回回们是没有资格居住在那些富庶之地的,于是他们在子牙河北岸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安下家来,开垦荒地,繁衍生息。由于足够辛酸和辛苦,他们便将自己的这个小村落命名为“东辛庄”。到马本斋出生时,已经由当初的四户人家,发变成一个五百多户的大村子了。“天下黄连最苦,世上回回最穷”,回族是一向被人瞧不起的民族,何况本斋出生时,大清朝已经日薄西山,奄奄一息,到处兵荒马乱。好在,马本斋的父亲马守长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天塌下来也能当草帽戴的快活人,他的妻子白文冠也是异常的贤惠和坚强,虽然家里穷得饭锅能当钟敲,但为人热情,待人慷慨,是全村人都爱戴的“连成婶子”(马守长小名叫连成)。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生计,小本斋和父亲一起讨过饭,在张家口炸过馃子,打过烧饼,在内蒙古帮人赶过马,受尽坎坷欺凌。一次暴风雪中,马群被狂风吹散,父子俩也因为分头去找马而失散了,走投无路的小本斋一个人流浪到了陌生的北京城。他看到在金碧辉煌的皇宫外到处都是饥寒啼泣的难民,他们露宿街头,卖儿卖女。他想,看来天下的穷人都一样啊!马本斋在街上流浪,忽然看到一支威武的军队从面前经过,他顿时感到眼前一亮:我如果有了枪就可以不受别人的欺负,就能为穷回回争口气,解救天下的穷苦人了!于是决定去当兵。

02


      马本斋在恰巧遇到的这支奉系军队里当了兵,十九岁的他当天就领到了一支心爱的步枪,他抚摸着这支崭新的六五式,乐得合不拢嘴,从此爱枪如命,苦练军事本领,很快就被提升为棚长(班长),还被选送去沈阳的东北讲武堂学习深造。在讲武堂里,他系统地学习了《兵器学》、《战术概要》、《论带兵法》等重要课程,门门功课成绩都名列前茅。他已经由一个衣衫褴褛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儿,蜕变成了一位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二十八岁这年,马本斋荣升为全师最年轻的团长,他性情刚毅,为人谦和,一向能征善战,在军中赫赫有名。但他这个团长没干几年就递交了辞呈卸甲归田了。他在辞呈上只写了一首诗,却字字悲愤:风云多变山河愁,雁叫霜天又一秋。空有满腹男儿志,不尽沧浪付东流。原来,1931年9月18日,日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东北全境落入了日军之手,国土沦丧,人民遭殃。马本斋义愤填膺,多次请缨,愿率我中华健儿与日寇血战到底。没想到,不仅没被批准,还屡遭申斥,被降职派往江西打内战。马本斋一腔热血却报国无门,他一跺脚,决心回乡务农,与穷回回们同甘共苦。

      马本斋回到阔别了十几年的家乡。不久,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全面侵华,鬼子也来到了子牙河畔的东辛庄,他们烧杀抢掠无恶无作。天上飞着他们的飞机,地下跑着他们的汽车,河里横冲直撞着他们的汽船,压得东辛庄的百姓们气都喘不过来。这天,鬼子又进村了,他们走后,马本斋走在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村庄里,心如刀绞。他慢慢地沿街走着,秋风吹着满地的鸡毛到处乱飞,满街扔的都是鸡骨头羊骨头,被打破的水缸往外躺着水,被烧毁的房屋冒着浓烟。乡亲们哭泣着,咒骂着。马本斋一拳砸在断墙上,一块整砖被砸得粉粉碎,他已在心里拿定了主意。
 

03



      一九三七年八月三十日上午,东辛庄清真寺的大院里锣鼓喧天,像过开斋节一样热闹,由七十名精壮“朵斯梯”(回回兄弟)组成的“回民义勇队”正式诞生了!乐天派的马老爹精心为自己的队伍编了一首歌谣:高粱红,五谷香/日寇侵占我家乡/英雄儿女立壮志/拿起刀枪杀东洋!/子牙河,长又长/日本鬼子太猖狂/有志不当亡国奴/回族儿女拿起枪!而马本斋的妈妈,深受全村人爱戴的连成婶子更是兴奋得好几晚都没睡好了。她的心就像子牙河的波浪,怎么也无法平静。心想:“这回可好了,咱回回就是应该‘冷了迎风站,饿了挺肚行’,眼下这紧要关头拉起回民义勇队,又能保家护庄,又能抗日救国,实在是再好没有了!”整个清真寺大院里挤满了人,乡亲们纷纷把自己家里珍藏了多年的长矛、单刀、拐子、流星,还有打兔子用的火枪,都献了出来。他们热烈拥护马本斋说的那句话:“乡亲们,深山自有打虎人!咱们堂堂中华民族凭什么让小鬼子欺负!乡亲们,要想活下去,就得抱起团儿来跟日本鬼子干!愿意跟我马本斋拉队伍的,大家尽管来!”连成婶子忙着带领妇女们用晒干的柳树叶子给大家沏茶,全东辛庄的乡亲们这一天摩拳擦掌,扬眉吐气。本村的教员高志轩在教大家唱着一首《抗日出征歌》:全国动刀兵,一齐来出征。城头上站着两个大英雄,威风凛凛是哪个?朱德、毛泽东!从此,在东辛庄村南的柳树林子里就常常出没着一群神出鬼没的人,那是马本斋在对他的回民义勇队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
      
七十个庄稼汉,几口大片刀,几把老猎枪,这就是刚成立的回民义勇队的全部家当。为了武装自己,不久后,队员们就在队长马本斋的带领下伏击了河间山本联队的一辆军用卡车,获得了十八支三八大盖儿、五支盒子枪、几十颗手榴弹、几百发子弹,打死两个鬼子,一个朝鲜翻译,初战告捷。不知是哪个调皮的编了个顺口溜:人是庄稼汉,枪是老套筒,两人握一杆,鬼子被打熊。那时候,东辛庄一带的孩子们都会唱这样一首歌:子牙河,浪打浪,义勇队有个马队长,拉起队伍打日寇,天兵天将难抵挡。义勇队,强又壮,马队长率领打胜仗,长矛大刀老火枪,照样能打小东洋。义勇队的战士们当然不能老是两人合用一杆枪,他们又花大力气,从子牙河里捞出了一口多年前沉在泥沙深处的千斤大铁钟,用这些钟铁造出了六十支火枪,二十门大抬杆儿(一种土炮),并且琢磨出了一种“扫帚炮”,令鬼子恨之入骨。鬼子的战报上曾这样写道:“匪回民义勇队,在匪首马本斋率领下,近又发明一种‘扫帚炮’,此炮威力无穷,杀伤面积之大,实为惊人;而且炮响之后,同时施放烟幕,硝烟弥漫,直冲蓝天······此之动向,应引起我大东亚之皇军的注意,并应认真对付,直至消灭之。”

      回民义勇队的名声越传越远。 

      转眼间,一九三八年的春风吹到了冀中平原,和春天一起到来的还有孟庆山领导的河北抗日游击军。马本斋早就听说八路军是一支专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他们官兵一致,个个生龙活虎,早就心向往之,立即派自己的三弟马进坡前去联系。而我们的党组织也早就有心要扶持和壮大这支来自民间的抗日队伍,可谓一拍即合。三月,马本斋率领回民义勇队七十名回族健儿投奔了八路军。东辛庄的乡亲们依依不舍地送到村口,他们目送着自己的子弟兵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从此,他们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踏上烽火连天的抗日征程,走向人民革命的金光大道。

 
04

      六月,回民义勇队又与吕正操领导下的人民自卫军回民干部教导队合编,被冀中军区命名为冀中军区回民教导队总队,马本斋任队长。队伍由原来的七十人壮大成了今天的六百多人,兵强马壮。马本斋常听自己的政委讲:“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起义,比如陈胜、吴广起义,黄巢起义,赤眉军起义,直到李自成起义,这些农民武装最后都失败了,其原因,不外乎就是没有正确的领导,没有远大的目标。”马本斋对党的情感与日俱增,有一天,他问党给他派来的刘政委:“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党呢?”刘政委握着马本斋的手,简单地说:“凡是愿意为普天下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谋幸福,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人,都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天晚上,马本斋拨亮自己的小油灯,在纸上一字一字写下自己的心声:我出身于穷回回,家徒四壁一无所有,但我有一颗对党对人民赤诚的心,有一腔殷红的热血,有个粗壮的七尺身躯,我甘心情愿地把我的一切献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决心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奋斗到底······

      这年九月底的一天,马本斋经上级批准,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紧紧地握着刘政委的双手,热泪盈眶:“同志······咱们现在是同志啦!今天这个日子才是我马本斋真正的生日!”不久,冀中军区五分区的回民大队七百余人汇编入回民教导总队,马本斋的队伍达到了一千多人,并建立了骑兵连,成为了驰骋在冀鲁豫广大战区的一支优秀野战军。他们作战一向稳、准、狠,常常变换各种出其不意的狠招痛击敌人,惹得敌人连连惊呼:“回民教导总队马回子大大的不好惹!”

      一九三九年的七月,威震敌胆的回民教导总队被中央军委命名为冀中军区回民支队,队伍扩大到两千多人。回民支队坚决听从党的指挥,哪里的的形势最严峻,斗争最艰苦,回民支队就到哪儿去啃硬骨头,打硬仗。一九四零年五月二十九日夜晚,回民支队在衡水北面的康庄一战,更是被编入抗日军政大学的教科书,成为中国人民八路军精彩战役的范例。此一战,回民支队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全歼了三百多顽敌,光缴获的战利品就装了几卡车,而队员无一伤亡。被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誉为“能征善战的回民支队”。冀中军区奖给回民支队一面锦旗,上书:无攻不克,无坚不摧,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延安的毛主席更是亲笔题词: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

      马本斋常对他的将士们说:“我们回回民族历朝历代都受压迫、受歧视,可从来没有屈服过,现在咱们回民支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用共产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抗日队伍,我们抗击残暴的日寇,就要发扬宁死不屈的精神,假如由北往南冲,就是死了,头也要朝南,这才是英雄好汉,要是头朝北,死了也是孬种!”

      回民支队这种异常勇猛的战斗精神,令他们的敌人都深深的敬服。有的战役过为残酷和激烈,阵亡将士的尸体来不及抢出,鬼子们竟会恭恭敬敬地抬出来,将他们入土为安,并竖上一块木牌,上书:回民支队战死者之墓。

 
05


      英雄的回民支队总是能以少胜多,而屡战屡败的河间山本联队却是一筹莫展。终于,他们采用了叛徒哈少甫的卑鄙计划,从东辛庄抓来了马本斋的老母亲,企图效仿《三国演义》里曹操收徐庶的方法,以马母做人质,诱降马本斋,乘机消灭回民支队。于是放下话来:“有你马本斋,就没有我山本,有我山本,就没有你马本斋。”马本斋针锋相对:“有你山本,就没有我马本斋,有我马本斋,就没有你山本!我与日寇仇深似海,不灭日寇誓不罢休!”回民支队的战士们听说他们的连成婶子被鬼子抓走了,个个夜不能寐,强烈要求杀回河间去,踏平山本的老贼窝儿。但共产党员马本斋以大局为重,含泪劝说了同志们,稳住了军心。七天后,英雄的母亲在敌营怒骂山本,绝食而亡,壮烈殉国,享年68岁。消息传来,素有孝子之称的马本斋肝肠寸断,他抚摸着司令部院子里那棵枝叶婆娑的老椿树,忍不住热泪横流。它多像家里的那棵老椿树啊。他永远不会忘记,就在家里的那棵老椿树下,母亲怎样教育他要为穷人拉队伍,使自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永远不能忘记,就在家里的那颗老椿树下,母亲一针一线为回民支队的兄弟们缝补衣裳,赶做军鞋;他永远不会忘记,在家里的那棵老椿树下,母亲一口饭一口水地照料着八路军的伤病员······当天晚上,马本斋擦干眼泪,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奋笔疾书:伟大母亲,虽死犹生!儿承母志。继续斗争!

06


      一九四三年底,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胡宗南秉承蒋介石的旨意,纠集了几十万大军进逼延安。中央军委命令杨得志司令员率领包括回民支队在内的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开赴陕北,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马本斋高兴极了,因为很快就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毛主席了,他有很多的话要跟敬爱的毛主席说,他有很多的问题想跟毛主席汇报和探讨。然而,这个多年来看似铁打的汉子却在这时候病倒了。原来,就在十一月份河南濮阳那场著名的八公桥战役之前,马本斋的后颈就生了一个对口疮,但由于战事频繁,加之环境艰苦,缺医少药,根本顾不上治疗。还有长期的半饥饿状态,致使他长期营养不良,积劳成疾。两年前,回民支队奉命来到鲁西北开展工作,这一带已经连遭三年大旱,严重缺粮。马本斋与回民支队全体队员一起勒紧裤腰带,要求每天每人要省下二两粮食救济群众,把野菜树叶尽量多地留给群众。一次,回民支队的一名战士爬上榆树吃榆叶,被马本斋发现了。令其下来,说这是给老百姓留的,战士问:“那我们吃什么?”,“我们吃槐树叶”,“槐树叶有毒”,马本斋告诉他:“我们把槐树叶子用水煮煮,然后再泡泡就能吃了。”几年来,回民支队的战士们就是这样饿着肚子,在司令员马本斋的指挥下炸碉堡、端岗楼、劫鬼子粮车,尽量给老百姓多谋些衣食,让他们吃饱,穿暖。当时,鲁西北的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来了回支共产党,给我们做主把家当,帮助群众送粮米,放粥放饭胜爹娘,克服困难度灾荒,奋勇参军上战场,打倒鬼子伪中央,共产党的恩情永不忘。”就在八公桥战役打响之前,马本斋还不顾病痛,三次亲自潜入敌营侦查情况。现在,疮毒已经扩散,毒气归内,他高烧不止,每时每刻都忍受着钻心的疼痛。

      出发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已经极度虚弱的司令员马本斋坐着担架来到了动员大会的会场,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在两个战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望着多年来一直跟他出生入死的队员们,千言万语塞在了胸口。他正了正自己的军帽,又拉了拉自己的军服,努力地笑着:“同志们,你们马上就要动身去革命圣地延安了,到党中央、毛主席身边去了,这是多么的光荣,多么的幸福 !不过听说,有不少同志还不想立即去,说要和我一起走。当然喽,同志们想我,我也想同志们。但是,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行动,这是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任何个人感情都必须扔掉,因为你们不是跟着我马本斋一个人闹革命,而是要跟着党,跟着毛主席!”马本斋说着,胸口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汗水湿透了他的内衣,他以极大的毅力忍受着,喘了几口气,又接着说:“这一次去延安,我们和兄弟部队编成一个教导旅,旅长就是杨得志同志。我们一定要听从杨得志同志的指挥,与兄弟部队搞好团结。同志们,你们前面走,我很快就会赶上你们的,同志们,咱们延安见!”

      一九四四年二月七日清晨五点,寒风呼啸,我们威震敌胆的回民支队司令员马本斋同志溘然长逝于山东莘县,享年42岁。

      一个多月后,他的回民支队在杨得志同志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延安,受到了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亲切检阅。这支英雄的回民支队,从一九三七年成立,到一九四五年日本侵略者投降,八年间,他们驰骋于广阔的冀鲁豫战场,所向披靡屡建奇功,经历了大大小小八百七十多次战役,消灭了日伪军四万多人,从没打过败仗!

07

      民族英雄马本斋走了。他没有一分钱的财产可以留给他的亲人,他只留下了他对祖国母亲的美好期望和祝福。当年,他就给他的儿子小金树起了“马国超”这样一个满怀期望的学名。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一穷二白的大中国,终会繁荣富强,超过那些欺辱过我们的国家,昂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如今,已经满头白发的原海军少将马国超将军、当年的小金树,还能清晰地记起那天父亲临终前对他说的那番话:“昨天我教给你的那两个字你可学会了?”“学会了”,小金树在父亲面前的本子上歪歪妞妞地写下“中国”两个字。父亲说:“你可要记住,中国,就是咱们伟大的祖国,你长大以后一定要像孝敬父母一样孝敬咱们的大中国!”

      解放后,马老爷子活在妻子和三个儿子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新中国,天天笑逐颜开,经常即兴编些顺口溜和数来宝来歌颂我们的新生活,是当地的文艺骨干。他在九十岁那年秋天的一个午后无疾而终。 在他的村旁,人民政府建起了民族英雄马本斋和母亲白文冠的纪念碑,碑上刻着毛泽东主席的亲笔题字:马本斋同志不死!和朱德总司令的亲笔题字:壮志难移,汉回各族模范;大节不死,母子两代英雄。

      如今,英雄的家乡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回民支队的故事却将永远流传。

      在我们美丽的献县县城,有一条美丽的林荫大道,在它的两旁植满了象征着团圆和幸福的合欢树,这条路的名字叫作——本斋路。                    

      沿着它一直走,一直走,就走进了我们无比灿烂的美丽中国梦。

 



返回列表
上一条:回民支队题材电影战争大片座谈会在献县举行
下一条:最后一页
首页  |   领导致词  |   乡镇概况  |   工作动态  |   经济发展  |   社会发展  |   民族风情  |   红色旅游  |   将军风采  |   组织史  |  

版权所有 河北省献县本斋回族乡人民政府   www.benzhai.gov.cn
邮箱:xxbzhzx@163.com  固定电话:0317-4665017